首頁 - fintalk180
    fintalk 專訊

    薯條哥 Sam Bankman-Fried(SBF)宣布 FTX 破產,由「加密救世主」變「過街老鼠」,帶來的傷害繼續。近日網上流傳 SBF 的 deepfake (深偽技術)短片和網絡釣魚網站,短片中「SBF」稱要補償受影響投資者補償,但實際是引導用戶登入釣魚網站,短片近 100 萬人觀看,恐再次為投資者帶來損失。

    短片中,假薯條哥稱:「大家好。如你所知,F-DEX(疑為 FTX 發音錯誤)交易所即將破產。但我急忙通知所有用戶,你不必恐慌。作為對損失的補償,我們為你準備了一個贈品,將你的加密貨幣翻倍。」並引導用戶登入釣魚網站。

    該短片在小編撰文時,點擊率近 100 萬。網媒 Gizmodo 指,真正的 SBF 故然不可相信,但也不要聽從任何模仿版本。(neither listen to the actual Bankman-Fried, nor any imitation versions.)

    薯條哥原句「保護客戶」疑成不法分子靈感來源

    Gizmodo 亦提到,這類手法是典型的「加密貨幣贈品騙局」 (Crypto giveaway scams)。不法分子會鼓勵用戶連接到他們的加密錢包,並發送一定數量的加密貨幣,吸引玩家參加競賽,並承諾用戶將獲得雙倍利潤。

    該短片實際上是來自 SBF 於今年 9 月接受彭博訪問時的片段,訪問中薯條哥曾提及「最重要的目標是保護客戶」、「我將長期留在這裡,沒有打算離開」等字句,懷疑成為不法份子的「靈感」來源,製作影片蒙騙投資者。

    但欺詐內容錯漏百出,例如假薯條哥無法讀出 FTX 的正確讀音,釣魚網站內容亦有多個錯誤。據 Vice 報道,雖然鏈接的比特幣地址沒有收到任何代幣,但以太坊地址持有超過 1,000 美元以太幣,未知是否來自受騙用戶。

    Twitter急急叫停新「藍剔」計劃

    報道亦提到,該欺詐短片最初是由一個已停用的 Twitter 帳戶 @S4GE_ETH 發布,但當帳戶被禁之前,曾經使用 SBF 的名字,並改成 SBF 的圖像,更持有經過認證的「藍剔」標記。

    早前馬斯克(Elon Musk)入主 Twitter 後,積極推動 Twitter Blue 計劃,用戶每月以 8 美元就可購買官方認證的「藍剔」,但卻引來大量虛假賬號冒充正版,其後官方急急叫停計劃。近日馬斯克向員工表示,不會重新啟動 Twitter Blue,直至確保不再有冒充事件發生。

    有網民質疑,SBF 已辭任 FTX 行政總裁,如片段真實,為何還可以留在辦公室,亦有網民稱「騙子太多了」、「假 SBF 至少承認 FTX 破產了」,著名 Youtuber Stephen Findeisen 亦笑指「已分不清(真及假SBF)誰說謊更多」。

    近年不法分子經常利用 Deepfake 技術進行網絡詐騙。今年 5 月,Twitter上出現了馬斯克宣傳加密平台的偽造短片,實際上是使用他在 TED 演講時的短片移花接木。 該片段當時引來真正的馬斯克留意,並澄清:哎呀,絕對不是我(Yikes. Def not me)。

    愚公是香港互聯網的第一代用家,自 90 年代初將家裡的 PC 接上本地 BBS 開始,到後來在原始互聯網 Web 1.0 編寫 HTML 發表自己的網頁,及後更以不同身分,參與以自媒體及雲計算等主導的 Web 2.0 年代中推動網絡普及應用,再跨越到目前剛萌芽的 Web 3.0 年代,原來已過三十個年頭。

    「萬維網」(Web)的發明者,英國電腦科學家 Tim Berners-Lee 於 1999 年提出的「語義網」(Semantic Web),或者原始 Web 3.0 概念雖然尚未出現,但一旦出現,目前的交易及政治體制、甚至一般生活的日常機制,也將會透過機器與機器之間的溝通完成。 這意味著我們可以依賴可靠的機器,而不需要人類中介參與,也能安全可靠地完成交易。

    隨著區塊鏈技術的出現,利用去中心化、分散式身分認證和加密錢包等技術,打造了開放型數字經濟、顛覆傳統經濟的不透明及不公平體制的 Web 3.0 基礎環境漸趨成熟。 多種加密貨幣及交易所的爆發性增長,近年間為打著分散式信任旗號的項目,創造了龐大商機。

    然而今年間發生的 Luna/UST 事件FTX 交易所相繼倒下,再加上披著元宇宙戰衣上陣的 Meta 宣布大量裁員的事件中,不難看到目前很多 Web 3.0 的技術應用,只流於理想化階段,甚至只是一個口號。

    革命的成功,往往需要多番嘗試及失敗。雖然很多 Web 3.0 項目尚未能完全擺脱傳統的中央主導運作模式而導致失敗,但愚公深信,隨著技術應用日漸成熟,Web 3.0 最終會成為互聯網應用的主流。

    陳家豪

    自稱愚公,近年以金融科技倡道者、數字轉型專家、創業顧問、高等教育工作者及企業培訓導師等多重身分,參與新興技術市場的跨境金融系統設計、金融業數字化轉型、資本市場戰略咨詢及企業文化增值等跨領域工作,推動香港發展滯後多年的科技應用問題。

    薯條哥 Sam Bankman-Fried(SBF)宣布 FTX 破產,由「加密救世主」變「過街老鼠」,帶來的傷害繼續。近日網上流傳 SBF 的 deepfake (深偽技術)短片和網絡釣魚網站,短片中「SBF」稱要補償受影響投資者補償,但實際是引導用戶登入釣魚網站,短片近 100 萬人觀看,恐再次為投資者帶來損失。

    短片中,假薯條哥稱:「大家好。如你所知,F-DEX(疑為 FTX 發音錯誤)交易所即將破產。但我急忙通知所有用戶,你不必恐慌。作為對損失的補償,我們為你準備了一個贈品,將你的加密貨幣翻倍。」並引導用戶登入釣魚網站。

    該短片在小編撰文時,點擊率近 100 萬。網媒 Gizmodo 指,真正的 SBF 故然不可相信,但也不要聽從任何模仿版本。(neither listen to the actual Bankman-Fried, nor any imitation versions.)

    薯條哥原句「保護客戶」疑成不法分子靈感來源

    Gizmodo 亦提到,這類手法是典型的「加密貨幣贈品騙局」 (Crypto giveaway scams)。不法分子會鼓勵用戶連接到他們的加密錢包,並發送一定數量的加密貨幣,吸引玩家參加競賽,並承諾用戶將獲得雙倍利潤。

    該短片實際上是來自 SBF 於今年 9 月接受彭博訪問時的片段,訪問中薯條哥曾提及「最重要的目標是保護客戶」、「我將長期留在這裡,沒有打算離開」等字句,懷疑成為不法份子的「靈感」來源,製作影片蒙騙投資者。

    但欺詐內容錯漏百出,例如假薯條哥無法讀出 FTX 的正確讀音,釣魚網站內容亦有多個錯誤。據 Vice 報道,雖然鏈接的比特幣地址沒有收到任何代幣,但以太坊地址持有超過 1,000 美元以太幣,未知是否來自受騙用戶。

    Twitter急急叫停新「藍剔」計劃

    報道亦提到,該欺詐短片最初是由一個已停用的 Twitter 帳戶 @S4GE_ETH 發布,但當帳戶被禁之前,曾經使用 SBF 的名字,並改成 SBF 的圖像,更持有經過認證的「藍剔」標記。

    早前馬斯克(Elon Musk)入主 Twitter 後,積極推動 Twitter Blue 計劃,用戶每月以 8 美元就可購買官方認證的「藍剔」,但卻引來大量虛假賬號冒充正版,其後官方急急叫停計劃。近日馬斯克向員工表示,不會重新啟動 Twitter Blue,直至確保不再有冒充事件發生。

    有網民質疑,SBF 已辭任 FTX 行政總裁,如片段真實,為何還可以留在辦公室,亦有網民稱「騙子太多了」、「假 SBF 至少承認 FTX 破產了」,著名 Youtuber Stephen Findeisen 亦笑指「已分不清(真及假SBF)誰說謊更多」。

    近年不法分子經常利用 Deepfake 技術進行網絡詐騙。今年 5 月,Twitter上出現了馬斯克宣傳加密平台的偽造短片,實際上是使用他在 TED 演講時的短片移花接木。 該片段當時引來真正的馬斯克留意,並澄清:哎呀,絕對不是我(Yikes. Def not me)。

    不少人投資加密貨幣時,都會按照投資股票的方法,利用技術指標來分析,但走勢往往與預測背馳。原因之一,可能是沒有了解到市場情緒。「加密恐慌和貪婪指數」(Crypto Fear and Greed Index)是眾多流行的情緒指標之一,用於分析市場參與者的想法、感受和反應。

    恐慌及貪婪指數反映甚麼?

    首個恐慌及貪婪指數於 2012 年誕生,由 CNN Money 開發,主要用於股票市場上。其後加密市場發展,Alternative.me 亦針對該市場定制相關指數,分析多個加密市場指標,範圍由 0 至 100,0 表示極度恐懼(市場參與者對市況保持警惕),100 表示極度貪婪(展示廣泛參與/購買和 FOMO)。

    指數在 100 時,反映市場處於最樂觀的狀態,買入速度加快;隨獲利回吐,指數下跌,樂觀情緒開始進入「焦慮 」區域;隨著價格繼續下跌,恐慌和沮喪情緒隨之而來,指數下跌;投資者或會將進一步的指數下跌,視為買入機會,再將情緒推向希望和樂觀的領域。

    如何計算加密貨幣恐慌及貪婪指數?

    恐懼和貪婪指數考慮了幾個市場指標:

    • 市場波動性

    市場波動性是一個關鍵指標,佔整個指數 25%。指標主要觀察比特幣跌幅,以及相對於月度和季度波動率平均數的當前市場波動率。高波動率意味著更多的恐懼,但亦可能導致交易者的興趣。

    • 市場動能

    該指揮亦佔 25% 的權重,考慮了目前的交易(購買)量,並將其與月度和季度平均值進行比較。 如當前的交易量較高,即暗示了一個過度貪婪的空間。

    • 社交媒體

    該指標具有 15% 的權重,主要是為了衡量貨幣在社交平台上的具體討論,以主題標籤(hashtags)和社會反應計算得出的。

    • 主導地位

    具有 10% 權重,該指標很容易成為最棘手和最有效的子指數指標之一。

    如比特幣主導地位的增長,意味著對其他替代幣的貪婪減少。因此,如果看到加密貨幣的主導地位在增長,市場就開始向恐懼區移動。反之,比特幣主導地位的下降,亦暗示著貪婪的增長。

    • 趨勢

    指數主要從 Google 提取搜索查詢,以確定特定加密貨幣的搜索量—— 主要是比特幣。 搜索量的變化有助於衡量索引值的變化,該指標也有 10% 的權重。

    指數亦包括不定期的民意調查,亦佔當中的15%。

    使用加密貨幣恐慌及貪婪指數的好處

    在動蕩市場提供更廣闊視野

    指數不會在一夜之間改變,有助觀察長期變化

    涵蓋了波動性、主導地位、交易量和其他重要數據源,有助交易者節省研究時間

    提供有關市場極端情況的明確信息——例如資產何時以折讓價出售及何時進入泡沫區域

    可用來做出進取的投資決策,就像賣空比特幣

    可利用市場情緒勾畫出風險最高的階段

    加密貨幣恐慌及貪婪指數的缺陷

    短期情緒分析對分析大市幾乎沒有幫助

    嚴重傾向於兩個不穩定的指標:波動性和交易量

    當指數接近中性(如 50 點時),對交易決定支持不大

    仍然需要技術和基本面指標來進行完整分析

    並沒有考慮外匯流入和貿易強度等指標

    在牛市或加密貨幣寒冬期間,情緒可能會被誇大

    以今年 1 月 為例,指數值跌至 10(極度恐懼區),當時比特幣在 4 萬美元左右水平,反映從歷史高位 68,789.63 美元跌至近 30,000 美元時,市場情緒迅速轉變為恐懼。但隨後幣價繼續下跌,但恐慌和貪婪指數沒有繼續下跌,而是根據市場水平緩慢變化。所以投資者必須謹慎交易,指數橫行時,並非完全反映真實市況。

    2022 世界盃進行得如火如荼,隨各國足球隊推出相應的加密貨幣,已成為球迷的另類支持國家隊方法。「粉絲代幣」發行平台 Socios 全球大使「球王」美斯率領的阿根廷隊,上周爆冷不敵沙特阿拉伯,令球迷大失所望,阿根廷隊推出的加密貨幣亦隨即急挫約三成。

    近年體育行業的粉絲代幣(fan-based tokens)受歡迎程度最近激增,成為加密寒冬下的逆市奇葩。根據 CryptoSlam 的 Fan Token Global Sales Volume 指數,今年首 10 個月粉絲代幣銷售額達 516 億美元,按年升 20%。

    上周阿根廷隊首場出陣即爆大冷,被沙特阿拉伯隊以 2:1 反勝,86 歲沙特國王薩勒曼更宣布全國放假一天慶祝勝仗。《每日郵報》澳洲版更指,澳洲一名賭客重金 16 萬澳元(約 83 萬港元)押注阿根廷勝出,最終押注全軍覆沒。

    世界盃開幕前,美斯已明言今年是最後一屆參加,意外輸波後他指賽果出乎預期。而由阿根廷足球協會發行的加密貨幣 Argentine Football Association Fan Token (ARG)隨即急跌,單日更急跌 31%。

    賽事開始前,ARG 價格為 7.21 美元,但隨阿根廷隊表現不佳,價格隨即急挫,最低曾急跌至 4.96 美元,其後在 5 美元左右徘徊。另一方面,與球隊完全無關的沙特阿拉伯主題非同質化代幣 NFT「The Saudis」價格,曾一度由 0.196 飆升 52.6% 至 0.3 元以太幣,隨後回落。

    Socios重金聘美斯任代言人

    今年 8 月,區塊鏈驅動的粉絲參與平台 Socios 公布,與阿根廷足球隊合作,將球隊納入其體育人才名單,並協助球隊創建 ARG 代幣,亦引入 DAO 概念,持有者可為球隊部份的決定投票,還可獲獎勵。支持者可獲得 VIP 體驗、NFT 等,以推動球迷在 Web 3 的參與度。

    平台是基於 Chiliz 區塊鏈基礎設施搭建,阿根廷足協表示,新合作夥伴關係對為阿根廷足球隊未來創造數字收入,以及加強協會品牌影響力有重要作用。今年3月,美斯以 2,000 萬美元身價,簽約成為Socios的全球大使,協議為期 3 年,他在一份聲明中表示,Socios 的存在為提升粉絲體驗,對能成為 Socios 全球品牌大使感到自豪。

    根據 Socios 官網介紹,ARG 能「讓你更接近你最喜歡的球隊,並協助你獲得忠誠獎勵」(get you closer to your favourite team and help you get rewarded for your loyalty)。而 DAO 投票內容,包括入球勝利歌曲(goal anthems)、更衣室及角旗設計、球員球衣號碼等等。

    除了阿根廷,不少國家足球隊亦已與 Socios 合作發行加密貨幣,包括葡萄牙、巴西、西班牙和秘魯等。不少球會亦有發行加密貨幣,例如巴塞隆拿和曼城等。

    粉絲代幣受歡迎程度最近激增

    體育行業粉絲代幣成為「加幣寒冬」下的逆市奇葩。根據 CryptoSlam 的 Fan Token Global Sales Volume 指數,今年首 10 個月粉絲代幣銷售額達 516 億美元,按年升 20%。當中市值最大的粉絲代幣為意甲球隊拉素的代幣,市值逾 5,000 萬美元。Chiliz 行政總裁 Alexandre Dreyfus 曾指,隨著公司繼續擴大其全球業務,今年 Chiliz 的員工人數增加 70% 以上。

    即使代幣設計與球隊勝負無關,部份球迷似乎已將代幣視為押注球隊勝利的一種間接方式。隨賽事轉趨白熱化,相信國家隊的代幣會大起大落。

    英國 Z/Yen 集團與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於 9 月底發表了《全球金融中心指數》(GFCI)的最新報告,紐約仍是全球最受青睞的金融中心,遙遙領先其他城市;倫敦居第二;新加坡則擠下香港,排名第三。

    按行業比較,香港 6 個行業指標排名均下跌,其中「政府和監管部門」下跌最多,其次則為「金融科技」,比起 GFCI 28 時,已經下跌足足 6 位至全球第 10 位。

    在新加坡、杜拜等地搶佔 Web3.0 和虛擬資產風口後,香港於金融科技的進展上,無論是法制或是人才,都逐漸被其他地區拋離,但不甘落後的香港終於以更加開放、包容的態度向虛擬資產領域敞開了懷抱。

    香港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在 10 月 31 日發表《有關虛擬資產在港發展的政策宣言》,香港幣圈立即沸騰起來,是次的宣言有以下三大重點:

    針對虛擬資產的牌照

    散戶購買虛擬資產公開徵詢

    引入虛擬資產 ETF

    當三者串連在一起,就是指虛擬資產交易於香港普及化、規範化及合法化。

    首先,其實香港並不是第一次針對虛擬資產交易,發出持牌監管的整體框架。但由 2018 年 11 月至今天,也就兩家虛擬資產交易平台拿到了牌照,分別是 OSL 和 Hashkey,但由於持牌時間並不長,加上內地對虛擬資產政策並不明朗,以及香港之前限制只有專業投資者才可參與虛擬資產交易,導致這兩家公司雖然取得牌照,但實際上並沒有開展任何業務。

    這次的新的宣言相當於推倒重來,重新針對虛擬資產推出新的制度。作為從業者,筆者也十分好奇到底這個牌照到底是以那一種形式存在,NFT 、Defi、加密貨幣又會是否以同一形式作為監管,比起之前申請牌照的要求和流程又是否會簡化,這些都是未知之數。

    於散戶而言,之前的虛擬資產的交易都只局限於專業投資者,即:

    個人投資者,包括其金融資產(現金、股票等流動性高的資產)達到 800 萬港幣/100 萬美元

    機構投資者,管理資產達到 4,000 萬港元或 500 萬美元


    無疑參與的門檻實在過高,甚至可以說是變相封禁了散戶參與。而這次宣言重新打開了散戶參與虛擬資產交易的可能性,那麼很大可能之後發出的牌照,是有機會開放予零售投資者。而承接上面的問題,是否所有發行 NFT 以至代幣發行的公司,都需要先向政府申請牌照?

    最後一項,引入虛擬資產 ETF,也為投資者開闢了除了直接交易虛擬資產的另外渠道,除了投資者不用自己管理錢包與私鑰,同樣也為監管帶來便利性,站在保障零售投資者的角度,這絕對是一項德政。

    Greyscale 的 CEO 於宣言發出後,也立即轉發了 coindesk 關於港府在溝通和邀請全球虛擬資產服務提供者的推文,暗示灰度基金是其中之一。假以時日,或許我們可以在港交所直接交易 Bitcoin 的 ETF。

    最後一點,筆者認為香港對加密行業重塑友好姿態,其實也預示著中國將和虛擬資產關係破冰,將重新於市場佔據一席之地。若當中國對加密貨幣的政策逐漸明朗,牛市的回歸也就只是時間問題。香港的確有條件也有機會成為亞洲虛擬資產的交易中心,可以想像到一個由交易所、Defi、風投基金組成的生態系統,在法規的配合下,為區塊鏈提供蓬勃發展的寶地。

    薯條哥 Sam Bankman-Fried(SBF)宣布 FTX 破產,事件轟動全球。加密貨幣數據平台 CoinGecko 發表報告指,依地區計 FTX.com 交易所最多用戶分別為韓國、新加坡和日本,佔總流量 15.7%,而香港則有 10 萬名用戶受影響。

    平台根據今年 1 月至10 月 FTX.com 的每月獨立訪客量計算,發現韓國流量最高,為 6.1%,每月有 29.7 萬名獨立用戶,透過電腦或手機應用程式使用 FTX,成「崩潰重災區」(hardest hit);ConDesk Korea 報道,因應 FTX 破產,金融監管部門已對境內交易所發行貨幣現狀展開全面調查,認為 FTX 破產,與其衍生貨幣 FTX 流動性緊縮有關。

    韓國涉額逾千萬

    韓國《朝鮮日報》亦報道,金融服務委員會旗下金融情報室(FIU),上周向國內所有虛擬貨幣交易所發出公函,要求提交「自發行幣辦理」。包括 Dunamu、Bithumb 在內的交易所,上周與 FIU 開會時表示,很難想像 FTX 破產事件會在韓國發生,因為交易所發行虛擬資產在當地有限制 。

    當局並審查國內交易所的 FTT 交易,以計算 FTX 造成的損失,報道指, FTX 儲存了 20 億韓元(約 1,153 萬港元)的 FTT,當局仍在確認實際損失金額。事件促使韓國政府官員起草《數字資產基本法》,為全面的監管框架,預計明年完成。

    依地區計 FTX.com 交易所最多用戶分別為韓國、新加坡和日本 。(來源 CoinGecko)

    新加坡日本經濟巨頭紛紛認輸

    至於排第二名是新加坡,每月平均獨立用戶 24.2 萬名。分析認為,因去年 12 月幣安退出當地市場,不少用戶轉用 FTX。

    排第三的日本,佔整體流量 4.6%,每月平均有 22.3 萬名獨立用戶訪問 FTX.com。日本投資巨頭軟銀今年初與 Lightspeed Venture Partners、Tiger Global 和 Insight Partners 等其他支持者,一同向 FTX 投資了 1 億美元。預計軟銀將把持有的 FTX 股份全數減值,損失約 1 億美元(約 7.8 億港元)。軟銀至 9 月底第二財季轉虧為盈,主要受惠於減持阿里巴巴(9988)股票,獲約 3,007 億港元收益。

    香港10萬用戶受影響

    香港則排 14 名,在俄羅斯(第 4)、台灣(第 7)及英國(第 12)之後,約 10.66 萬用戶受害,佔整體 2.2%,相信與港府及證監會去年推動修例,限制 FTX 等交易所只可向專業投資者(Professional Investor, PI)提供服務,料涉及用戶主要為修例前已登記客戶。事件風眼之一美國排名則更後,排第 18,涉及用戶 9.29 萬。

    CoinGecko 另一報告指,FTX 事件之後,幣安在加密貨幣交易所的主導地位擴大。於 11 月 11 日至 13 日,幣安的市佔率從 57% 增加到 64%。同時,OKX 的佔率從 11.9% 升到 13%,第三名則為 Bybit。

    在薯條哥宣布 FTX 破產期間,因市場恐慌加劇波動,亦推動期內交易量全面增長 1.2 倍。截至 2022 年 11 月 16 日,FTT 代幣價格已從 24.01 美元,暴跌逾九成至 1.29 美元。

    據 Cointelegraph 報道,澳洲法律事務所 Co Cordis 合夥人、專門負責破產案件的律師 Stephen Earel 表示,清算過程中「變現」加密資產,然後研究如何分配資金,將是一項巨大工作,過程可能要數年,「甚至數十年」(could take “decades”),但有分析指,通常在美國破產法下破產重組的案例中,除了靜待官司了結與清算流程外,還可透過售出債權的方式,令投資者可先行回收資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