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searched for 王敏儀 - fintalk180

    Search Results: 王敏儀 (12)

    以太坊合併在即,每秒近九百兆億的算力將釋放到其他 PoW 生態,各方對以太坊轉用權益證明機制 PoS 的意見不一,有人認為以太坊將因此威脅比特幣的龍頭地位,有人卻覺得只是借勢炒熱,那究竟這場 PoW 與 PoS 之爭,誰是最大得益者? 加密貨幣萌芽於PoW機制 PoW 工作量證明機制,是獎勵最先驗證區塊鏈上的交易者,而爭奪這個獎勵的過程,就是礦工以電腦鬥快計算複雜算式並獲得區塊記帳權,即是挖礦。 PoW 缺點是必須消耗大量冗餘電能,越多人加入爭奪,越浪費電能,這是近年遭環保份子打擊的弱點。 可是,大家卻忘記了,早期比特幣網絡得以迅速佈置,就是因為 PoW 機制 ── 礦工只需要買台合規格的電腦,電腦就會自動去計算那個複雜算式參與爭奪,從而賺取獎勵。對投資人來說,這項投資成本結構非常簡單,初始投入成本就是電腦組件(CPU 或…

    近來幣市悶局,光靠以太坊合併的消息,勾不起大家對市場的興趣。然而在熊市,筆者卻看到不少項目方專注開發,為下個牛市作好準備,而筆者感到 SocialFi 「社交化金融」這一版塊,或許是下個區塊鏈的爆點。 由中心化交易所開始,到 DeFi 掘起,走到 GameFi,作為項目方的商業邏輯一直在調整:中心化交易所,項目方看似賺的是交易手續費,其實不然,那部分的錢大都用來分成給推廣方,或是補貼新用戶成本。 真正賺錢的是賺是其他項目方上幣的錢,甚至乎部分和用戶對賭差價合約的錢,那些交易所出現插針殺合約的傳聞,亦因此而來;基於用戶對中心化交易所的種種不滿,去中心化交易所乘機掘起;項目方把提供流動性的風險與回報,都下放給散戶,而項目方改為運用用戶提供的流動性作各項的投資好了。 這種做法對散戶來說,看似賺錢機會多了,其實同時承擔了部分項目方的風險,而為了掩飾這些風險成本,GameFi 的項目開始火起來,在遊戲的包裝下,用戶對「虧損」和「玩遊戲輸了」的感覺混在一起,看看最先冒起的 Axie Infinity,你以為自己輸了場比賽,實際上是虧了當天的收益。 那為何筆者看好社交化金融這一個版塊?主要是因為 SocialFi 可以仿效 Web2 的傳統商業邏輯— 引入廣告商 — 羊毛出在狗身上,豬來買單。引入廣告商可以從生態底層帶來新的收入和補貼來源,令到散戶和項目方均有賺錢空間,而不是對立方,互惠互利下用戶和項目一同成長。看看目前…

    港府於今年 7 月二讀通過《2022年打擊洗錢及恐怖分子資金籌集(修訂)條例草案》(下稱草案),收緊對虛擬資產的監管,對區塊鏈行業會有何影響?近年掘起的非同質化代幣 NFT,又是否監管對象? 監管與否 在於是否涉及資產托管 是次草案中,監管是針對虛擬資產服務商的各種宣傳和提供服務。根據草案對虛擬資產服務的定義,其中一項條件是:在該項服務中,客戶款項或客戶虛擬資產由提供該項服務的人直接或間接管有。基本上只要一項資產定義為虛擬資產,除非整過交易過程,服務商都沒有代持過客戶的金錢或虛擬資產,否則服務商必須持牌,而且持牌的要求更伸延到推廣方。 這條例若是實行,中心化交易所必然首當其衝,而以找換形式經營的場外交易所(OTC),由於買賣過程不涉及托管客戶虛擬資產或金錢,應該暫不屬於監管範圍。 那麽,去中心化交易所是否能逃一劫?這個部分似乎有規避的空間,因為在去中心交易所,以智能合約作虛擬資產托管方,再以另一智能合約撮合買賣,理論上服務並不持有過客戶的虛擬資產;若以智能合約擔當托管方落實不屬監管範圍,那似乎是本地中心化交易所的一線生機。 草案修訂 針對去中心化自治組織 筆者更發現,草案對於虛擬資產的涵義,加了新的一項:提供權利,資格或途徑,對以下事宜作出投票: 任何加密數碼形式價值相關事務的管理,運作或管治。 這一項在咨詢文件中並沒提及,顯然這是針對治理代幣或近期流行的去中心化自治組織中的非同質化代幣 NFT,那麽日後企業推銷有投票權的 NFT,就算是提供虛擬資產服務,必須持牌?這絕對是對行業一大打擊,直接扼殺去中心化自治組織的發展。 區塊鏈遊戲是否受監管? 看到以上種種監管對行業的打擊,忽然從草案中看到一點絕處逢生——有限用途數碼代幣及遊戲內資產,由於不屬於虛擬資產,並不屬於監管範圍。 有限用途數碼代幣包括客戶報酬或獎賞積分,或遊戲用資產及按其發行人的用意,該數碼形式價值不可轉換為金錢或獲得公眾接受的另一交易媒介。那似乎區塊鏈遊戲內的遊戲代幣,只要項目方不主動將其在中心化交易所上架,就可暫時先鬆一口氣? 筆者肯定草案通過對區塊鏈行業必定有一定打擊,只是影響有多深遠,還得看證監會對虛擬資產的釋義——草案中列明證監會可藉於憲報刊登的公告,訂明數碼形式價值必須具備何種特徵,方屬虛擬資產。因此,日後草案通過,你我手上持有的是否屬於虛擬資產,還真是證監會說了算呢!

    繼上回分析「DAO」如何為 NFT 賦能,今回談談一個傳統產業,如何將繁複交易流程注入 NFT—說的是「威士忌」原桶交易。 威士忌是以穀物為原料所製造出來的蒸餾酒之統稱,相信大家對威士忌都不會陌生, 即使你不是威士忌愛好者,也一定會聽過如麥卡倫、格蘭利威等著名威士忌品牌。 但相信很少人知道,原來新酒要稱得上是威士忌,有很多嚴格規定,其中一個環節是新酒需注入橡木桶中陳年,而世界各國對威士忌規範的最低年分,一般最少都要求是三年。此階段酒廠為提升自己的現金流,會將原桶「準威士忌」以傳統買賣方式轉賣,由於仍在木桶陳年的酒具不確定性,其獨特性可能為買方帶來驚喜,所以也有少眾投資人購買這種原桶準威士忌收藏。 然而,由於此類原桶準威士忌的流通性很低,至少筆者相信大部分讀者對此項買賣都聞所未聞,所以有關買賣都必須經過中間商,買賣雙方都習慣交易繁複,並且隱含多項不透明費用。反過來說, 只要提升流動性及去除交易中間商,買賣雙方都可以各自提升盈利,從而帶動更多交易。 以智能合約取代中間商 成本大減同時提高流動性 有見及此,蘇格蘭傳統酒廠 Barley Nectar 捕捉先機,以 NFT 會籍將傳統威士忌原桶合約交易上鏈。其官網顯示正推出威士忌 NFT 會籍,限售 400…

    上回提及張敬軒團隊示範了如何以 NFT 化作推廣工具,今回筆者想談談杜汶澤 NFT 系列「喱DAO」,剖析一下「DAO」如何為 NFT 賦能。 DAO 的中文名稱是分散式自治組織,結構上類似私人公司架構,只是以 NFT 取代股份作為憑證,整個組織由 NFT 持份者共同管治,並透過發起提案,投票等機制,令每位 NFT 持份者都能參與項目的決策。 漸漸地,這種完全靠持份者自覺管治的架構出現了不少問題,例如當大部分持份者都屬於沉默大多數時,提案無法通過;另外,組織中不少工作屬義務性質,NFT 持份者難以持之以恆,整個組織因疏於管理而不成氣候。基於上述種種原因,「混合 DAO」以及「懶惰共識」的方案漸漸掘起。 「混合DAO」如何運行? 混合…

    如早前所說,越來越多企業發行自家 NFT,為了更快捷將 NFT 融入本身業務,筆者曾提及的「Choi Yeah NFT」,美其名是數碼收藏品,實際上在 Web3.0 未有實際功能,暫時只是區塊鏈上的 JPG。那麼,要在 Web3.0 有功能,除了 NFT 外,不得不提的兩大元素 — DAO 和元宇宙。 創造元字宙權益 體現NFT價值 張敬軒在去年底發佈演唱會,同時推出三款 NFT,當中包括四套連同簽名…

    比特幣在截稿前最低曾跌至 17,622 美元,以太幣最低到 882 美元,著名中心化收息平台 Celsius 甚至於上周停止提幣請求,一時之間哀鴻遍野,甚至不少人指比特幣是一場騙局。這一切其實並不陌生,細心一看,只是 2007 年「次按」危機的翻版。 「次按」危機相信大家不陌生,21 世紀初美國房屋幾乎只升不跌,於是一些信貸記錄不甚良好的用戶,也能利用次級按揭獲得房屋貸款,其貸款利率通常比一般抵押貸款高出 2%至 3%。發明這種貸款的金融機構看好房地產市場,打著如意算盤:貸款人要是準時還款,利潤可觀;如貸款人不還款,也可以出售房屋取回貸款本金。 這樣穩賺的生意,被組合為住房抵押貸款證券,以及多種金融衍生品,經過不同渠道,打包出售給機構投資者,再分銷給散戶,其債券產品更被評為 AAA 級的低風險投資。結果大家都知道,房地產價格暴跌,持房產變成負資產,貸款人紛紛違約,貸方連本金都收不回。低風險投資原來風險不低,列美國投行第四的雷曼公司,因投資次級抵押住房貸款產品不當蒙受損失,破產收場。 同樣的事情如倒模般發生在幣圈,上月 UST-LUNA 事件,筆者曾揚言 Luna…

    疫情令原來低效率的線下推廣漸趨式微,除非你能邀請 Mirror 當代言人,否則今天要提高品牌知名度,還真的要花心思。 最近有公司出奇招,以送贈 NFT 作推廣手段,不管他能否吸引客戶,已經吸引了不少傳媒目光,這間公司就是人工智能資產管理公司「StashAway」。 這次推出 NFT 的項目方是前財政司司長曾俊華,他先在社交平台發放推出「Choi Yeah」 NFT 的消息,同時宣佈加入 StashAway 顧問委員會;而 StashAway 即表示將向指定新客戶送出「Choi Yeah NFT」,獲得大量財爺粉絲留言讚好,相信不少人均為了獲得 NFT 而留意…

    早前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許正宇發文,指會實施一套發牌制度,要求所有虛擬資產交易所在香港提供服務前,必須向證監會申請牌照,發牌制度將同時適用於證券型及非證券型虛擬資產(例如目前市值最高的 Bitcoin)。 但自 2018 年證監會就虛擬資產交易平台營運者的監管框架聲明,至今僅兩間公司獲發牌。有業界人士批評「成個制度斬腳趾避沙蟲」,又質疑當局偷換概念,因發牌原意加強監管,避免普羅大眾利益無辜受損,但現時只針對專業投資者發牌, 「 小市民根本用都用唔到(相關平台)。」 僅OSL及HashKey獲發牌照 四年前證監會發出框架聲明後,當局於 2020 年發出首個虛擬資產交易平台牌照予 BC 科技 (0863) 旗下 OSL Digital Securities;至今年 4 月…

    上周 LUNA 暴跌與 UST 嚴重脫勾成全城熱話,由於 UST 協議提供高達 18.5% 的年利率,加上有穩定幣特性,吸引不少穩健型投資者的目光。在 UST 脫勾前,Anchor 協議上的 UST 存款高達 140 億美元,至今大幅貶值近九成。 當投資者哀嚎連連、怨聲載道的時刻,保險協議 InsurAce 在其官網發放 U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