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searched for Binance - fintalk180

    Search Results: Binance (18)

    Tesla 創辦人馬斯克(Elon Musk)早前正式入主 Twitter, 金主之一亦包括加密貨幣交易所幣安(Binance),斥 5 億美元(約 40 億港元)成為收購財務支持者之一,其創辦人趙長鵬更明言,若馬斯克邀請加入董事會,他不會拒絕,更稱希望看到 Twitter 實施的第一個功能,是接受加密貨幣支付。 另一方面,一向是狗狗幣支持者的馬斯克,收購 Twitter 後首星期,狗狗幣最多升逾 1.6 倍,即使後因 FTX 問題引發幣災而下跌,價格仍比入主前高。而數據分析平台 Lookonchain 早前發文指,狗狗幣最大持有地址標記為「Robinhood」,推測持有者很有可能為馬斯克。…

    FTX 正式申請破產保護,薯條哥 Sam Bankman-Fried(SBF)宣布辭任 CEO。彭博報道,SBF 數日內損失了 160 億美元(下同)資產,當中大部份為 FTX 及 Alameda Research 股份,身家「清零」,被彭博億萬富翁指數淘汰。 以「利他主義」自居的 SBF,今年 7 月仍不斷向受 Luna 幣事件而陷入破產邊緣的加密貨幣公司提供救助,不足半年旗下公司卻戲劇性地申請破產。 有消息指,SBF…

    全球最大的加密貨幣交易所幣安(Binance)宣布於盡職調查後放棄收購 FTX,加密貨幣也隨之急挫,比特幣曾狂瀉至 1.6 萬美元水平。其中與 Alameda Research(AR)關係密切,逾 5,400 萬枚價值近 10 億美元的 Solana(SOL)日前解鎖,曾於 24 小時內下跌近 40%。 摩根大通發表最新報告,料市場將面臨一連串「call margin」,令幣價進一步下跌。部份港人常用的交易所亦恐受牽連。 SBF要求80億美元緊急資金 摩通報告指,AR 瀕臨倒閉亦引發加密貨幣市場去槓桿化,暴露了另一問題:在加密貨幣領域,能夠拯救低資本和高槓桿的實體數量正在減少。 早前…

    幣安聯席創始人兼 CEO 趙長鵬(CZ)於 11 月 8 日表示,收到 FTX 方面的求助,指 FTX 姊妹公司 Alameda Research(AR)出現流動性緊縮危機,為了協助受影響用戶,打算全面收購 FTX.com。但不足 48 小時,幣安宣佈交易告吹,原因是盡職調查後,發現 FTX 對用戶的資金處理不當。如此戲劇性的變化,筆者相信幣安根本無意收購 FTX,只是為了加速 FTX…

    幣安(Binance)創辦人趙長鵬日前在 Twitter 發帖文,炮轟使用 Google(谷歌)搜尋旗下知名加密貨幣網站 CoinMarketCap 時,竟出現兩個釣魚網站,排名竟比真網站高。他指釣魚網站會誘騙用戶添加智能合約地址,正試圖向谷歌舉報。有網民提議趙參考全球首富馬斯克收購 Twitter 的做法,考慮收購谷歌。 趙長鵬發文提到,這些網絡釣魚網站會影響用戶,使用它們將智能合約地址添加到 MetaMask 來詐騙。這兩個釣魚網站是以廣告形式出現。fintalk180 發現,趙長鵬發帖文後不久,兩個釣魚網站廣告經已消失。 趙長鵬指,搜尋旗下知名加密貨幣網站 CoinMarketCap 時,竟出現兩個釣魚網站,排名比真網站高。 CoinMarketCap 是市場上最常用的加密數據信息網站之一,於 2020 年 4…

    加密貨幣如比特幣(BTC)的每一次交易,都會被記錄在區塊鏈上,交易過程中除了無法得知交易者的真名(錢包地址擁有者),其他資訊都公開,任何人都可追溯交易紀錄,包括交易金額和時間等。在 Web3.0 這個更着重個人私隱的時代,便出現一種將隱私元素放在首位而創建的加密貨幣 —— 匿名幣(Privacy Coin)。 匿名幣(又稱隱私幣)會在交易過程中隱藏交易資料,包括交易金額和交易雙方訊息,所有資訊僅得參與方或指定第三方可見,別人無法追查。全球最大成人影片平台 Pornhub,便於 2018 年起支援以匿名幣 Verge(XVG)付款,滿足使用者的匿名需求。 以下介紹四種主要匿名幣: 門羅幣(Monero,XMR)首個提供無法追蹤交易的匿名幣。透過混合多個錢包地址,讓偵查人員無法判斷哪個地址是真正的發送者,更利用 RingCT(環狀機密交易)技術隱藏交易金額,只有發送方和接收方才能知道實際金額。 另外,當在門羅幣上發起交易,會創建一個隨機且一次性使用的目標地址(隱形地址),該地址不能鏈接回收件人,確保他們的隱私。 達世幣(DASH) 提供私人交易(PrivateSend),由主節點(Masternode)將多個相同交易額的交易,合併成一個交易一次過處理,以防止他人識別達世幣流向。由於交易額相同,外人甚難直接追查交易,以隱瞞資金流動。 Verge(XVG)Verge 運用了幽靈協定(Wraith Protocol),使任何人都無法查詢到交易數據。它更為用戶提供匿名開關選項:即選擇打開匿名時,交易就自動進入隱匿模式;至於關閉時,數據就會像其他數字貨幣那樣,顯示在公開賬本上。 大零幣(Zcash,ZEC)以比特幣的程式碼創建,使用…

    「幣安是屬於中國的秘密犯罪實體」和「陳光英是幣安幕後操作者」的消息,近日在網上不絕於耳。幣安創辦人趙長鵬(CZ)在幣安官網發表千字文,強烈否認幣安為中國公司,大爆幣安離開中國原因,更稱「不應因有中國血統而成為一生都必須戴上的傷疤。」 趙長鵬認為,事件源於競爭對手通過匿名的網站發起,「目標是削弱對品牌的信任。」他直言:「幣安的執行團隊現在更多地由歐洲人和美國人主導。儘管有這些事實,一些人堅持稱我們為中國公司,他們這樣做不懷好意(they don’t mean well)。」 2005年以外商身份回流中國 趙長鵬指出,他於 1989 年 12 歲時離開中國,因當時局勢,很快就拿到加拿大簽證,坦言:「我很幸運能在那個時候離開,它永遠改變了我的生活,為我開啟了無限可能性。」2005 年,科網行業開始在中國爆發,他和其他五個外國人在上海創辦了一間 IT 創業公司,該公司被指定為「外商獨資企業(WOFE)」,因創辦人都非中國公民。 他明言:「這是需要克服的一個相當大的商業障礙。當我的財務狀況穩定到可以在上海購買公寓時,我不得不多付 25% 的稅,因為我是外國人,就是我在 2014 年為購買比特幣而賣掉的那套公寓。」更稱:「如果沒有這筆費用,我今天可以多擁有 25%…

    在加密貨幣圈無人不識的趙長鵬,其創辦的幣安(Binance)是全球最大加密貨幣交易平台。2021 年他以 960 億美元的身家,年僅 44 歲就登上華人首富寶座。曾任職麥當勞和加油站的他,人生轉捩點竟是 36 歲玩 Poker 時,聽朋友建議投資比特幣,隨後他賣樓並將 90% 資產投資比特幣,不足 10 年時間,便成為「幣圈傳奇」。 人稱 CZ 的趙長鵬,1977 年出生於中國江蘇連雲港的農村,父親是一名大學教授,母親亦是教師,屬於普通中產家庭。他於 12 歲時全家移民至加拿大,求學時期曾在麥當勞及加油站捱夜打工,大學主修計算機科學,擁有很強的電腦技術。大學畢業後,他到日本工作,為東京股票交易所,開發用於匹配交易訂單的系統,之後又在彭博…

    早前政府通過二讀《打擊洗錢及恐怖分子資金籌集(修訂)條例草案》,市場最關注虛擬資產服務提供者發牌制度。有分析預料,日後平台即使成功申請牌照,礙於發牌要求,功能亦會大打折扣,「好似只可以龍頭嗰幾隻可以交易,其他就唔得,有戶口都冇得 trade。」獅昂環球資產管理策略董事何俊傑則稱,條例草案主要目的,是避免有機會透過虛擬資產從事洗錢活動,長遠對行業健康發展發揮正面及積極作用。 根據相關條例草案,從事經營虛擬資產交易所的業務者,必須向證監會申領牌照,相關人士須符合適當人選準則及遵守《打擊洗錢條例》下打擊洗錢及恐怖分子資金籌集規定,包括進行客戶盡職審查和備存紀錄等規定。 《條例草案》亦表明,考慮到虛擬資產所涉及的風險,亦未必適合所有投資者,建議在制度實施初期,持牌人只能向專業投資者提供服務,「一槌定音」指明交易者需個人持有 800 萬以上的投資組合。另外,草案亦指,只有在香港成立並有固定營業地點的公司,方可申請虛擬資產服務提供者牌照,申請人須委任最少兩名負責人員,服務對象只限專業投資者。 同意設半年過渡期 事實上,政府不止一次打算為虛擬資產交易設限,2020 年首次展開公眾諮詢時,已表明「服務對象只限專業投資者」;去年 5 月,又指諮詢過程中逾四成回應支持讓散戶參與虛擬資產交易,但認為虛擬資產風險較高,又屬新興行業,堅持只允許專業投資者參與,但亦提到:「至少在發牌制度的初期,實行有關規定做法恰當。」另一方面,政府亦同意 180 日過渡期,讓有興趣成立交易所的機構,向當局提出申請。 區塊鏈技術專家李思聰向 fintalk180 表示,立法只有專業投資者可以使用受監管平台,即假如幣安等大型交易所無向當局申請牌照,即使是專業投資者亦不能使用平台。但另一方面,李思聰推斷由於場外交易所(實體找換店)不涉及代管客戶資產,故這些平台應不在今次(修訂)條例草案範圍。 問到二讀後是否刺激大型平台向有關當局申請牌照意欲,李思聰坦言對比全球市場之大,香港市場相對小,加上牌照要求門檻不低,料平台傾向不服務香港客戶。由於基本結構沒有太大分別,相信平台會不改過去態度,不會刻意申請牌照。 間接推動去中心化金融潮流 他表示,條例旨在保障投資者,免受平台風險影響,這證明加密貨幣是一個大趨勢,政府亦承認其價值,才需要立法。但專業投資者門檻不低,變相令散戶無法使用持牌機構服務,「區塊鏈講求去中心化,自己管理自己資產,條例可能逼使散戶自行儲存及管理自己的資產,間接推動去中心化金融(DeFi)的潮流。」 演算交易協會聯合創辦人兼主席曾啟邦則表示,料條例通過後,未有牌照的平台不能再招募新客戶,而現有的客戶亦只可以平倉。他亦料平台即使成功申請牌照,礙於發牌要求,功能亦會大打折扣,「好似只可以龍頭嗰幾隻可以交易,其他就唔得,有戶口都冇得…

    七月初香港政府針對《2022 年打擊洗錢及恐怖分子資金籌集修訂條例草案》進行修例的首讀及開始二讀,其中一個議案針對所有虛擬資產服務提供者,如修訂法例成功通過,2023 年 3 月 1 日起,任何未獲香港政府發牌的大型加密貨幣交易所,將不被容許在香港提供服務。 現時香港獲發牌的大型加密貨幣交易所僅有 OSL,以及獲原則上批准通知書的 Hashkey Group。OSL 早在 2020 年已獲得香港證監會頒發牌照,但除此以外,其他交易所在無牌的情況下繼續經營,而且數量眾多,香港監管步伐亦較其他地區落後。 市場在缺乏監管的情況下,有機會間接令投資者蒙受損失。由於法規未成熟,對於無牌交易未有進行任何實際監管,它們有關虛擬資產服務的推廣及廣告,可能會誤導投資者,甚至令投資者低估虛擬資產投資的風險。 新修例令現有的監管體系更完善,打擊透過虛擬資產進行的一系列洗錢活動。有牌虛擬資產交易所須遵守現時適用於傳統金融機構在打擊洗錢、恐怖分子資金籌集及保護投資者等方面的要求及責任。 然而,修例在給予投資者更多保障的同時,亦會影響散戶投資者。首先,現時的場外交易(OTC)店舖會受影響,減少了公眾買賣虛擬資產的渠道。同時,早期拿到香港證監會發放牌照的交易所,現時只能提供服務予專業投資者,即擁有不少於 800 萬投資組合的個人,而且開戶手續繁複,散戶投資者將更難找到渠道投資虛擬資產。 筆者估計,條例的實施對市場難免帶來影響,如大部份未獲得牌照交易所,將逐步關閉現時位於香港的辦公室,但一些離岸的平台將繼續運作,例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