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searched for 專業投資者 - fintalk180

    Search Results: 專業投資者 (20)

    數字資產市場發展迅速,愈來愈多投資者參與其中。香港加密貨幣社交投資平台 Kikitrade 宣佈,日前成功完成新一輪價值 600 萬美元的戰略融資,首年累積融資 1,800 萬美元。公司共同創辦人陶欣亞早前接受專訪指出,現時平台接觸的專業投資者,傾向配置 5% 至 20% 資產在加密貨幣;散戶則可能配置超過 20%;機構投資者就相對謹慎,僅投資少於 1%。 針對專業投資者,Kikitrade 香港區負責人黎皓天表示,會有專人服務專業投資者,他們會享有一個更優惠的價格買賣加密貨幣,手續費會較低,以及理財產品的年利率也會較高,但就需要通過一個更嚴謹的 KYC(Know your customer)。 本地市場陸續出現加密貨幣交易平台和找換店,陶欣亞指本港在數字資產方面,仍是一個藍海市場,有很多人想加入,仍有很多機會,且本地股票市場表現未如理想,加密貨幣會是較好的替代資產。該平台整體用戶亦有穩定增長。 促港府以類似監管沙盒模式監管…

    加密貨幣投資市場熾熱,由基金管理公司 ProShares 發行的美國首隻比特幣期貨 ETF(代號 BITO),上月正式在紐交所上市,可見加密貨幣基金越來越吸引投資者眼球。有投資董事提醒,投資者若對加密貨幣基金投資有興趣,應選擇受證監會規管的持牌基金管理公司,並留意基金託管人是否屬高規格,以及相關保險條款的保障範圍。 Axion Global Asset Management 投資董事黃名漢稱,約 2017 年以太坊興起,「帶動咗 Altcoin,即係非比特幣嘅幣興起,開始有基金經紀想搞加密貨幣基金。」 經數年發展,現時世界各地市場上的加密貨幣基金,約六至七成投資包括比特幣、以太坊,以及十大或 50 大加密貨幣,「其餘可能玩比較另類,比如 Defi、NFT 之類產品;2021 年趨勢係好多基金專玩 NFT。」…

    英國 Z/Yen 集團與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於 9 月底發表了《全球金融中心指數》(GFCI)的最新報告,紐約仍是全球最受青睞的金融中心,遙遙領先其他城市;倫敦居第二;新加坡則擠下香港,排名第三。 按行業比較,香港 6 個行業指標排名均下跌,其中「政府和監管部門」下跌最多,其次則為「金融科技」,比起 GFCI 28 時,已經下跌足足 6 位至全球第 10 位。 在新加坡、杜拜等地搶佔 Web3.0 和虛擬資產風口後,香港於金融科技的進展上,無論是法制或是人才,都逐漸被其他地區拋離,但不甘落後的香港終於以更加開放、包容的態度向虛擬資產領域敞開了懷抱。 香港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在 10…

    薯條哥 Sam Bankman-Fried(SBF)宣布 FTX 破產,事件轟動全球。加密貨幣數據平台 CoinGecko 發表報告指,依地區計 FTX.com 交易所最多用戶分別為韓國、新加坡和日本,佔總流量 15.7%,而香港則有 10 萬名用戶受影響。 平台根據今年 1 月至10 月 FTX.com 的每月獨立訪客量計算,發現韓國流量最高,為 6.1%,每月有 29.7…

    在上周舉辦的金融科技周上,香港政府發表了《有關虛擬資產在港發展的政策宣言》,表示正在考慮放寬散戶投資者參與虛擬貨幣交易的限制。彭博引述消息指,香港計劃將加密貨幣的零售交易合法化,證監會稱正考慮允許散戶投資者直接交易加密資產,最快 2023 年 3 月實施。政策宣言清晰表達政府立場,向全球業界展示了推動香港發展成國際虛擬資產金融中心的願景。 這無疑是一個非常好的消息,我們可以看到香港政府正積極推動虛擬資產行業發展,望可追上站在這個領域前沿的國家,如美國、新加坡等。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李家超亦在施政報告表示,建議引入虛擬資產服務提供者有關的法定發牌制度,更清晰的政策為業界帶來更明確的發展路向,有助虛擬資產市場活躍化,吸引更多企業及人才回港。 過去,考慮到虛擬資產交易的風險,在香港,持牌交易所只能為專業投資者提供服務,根據第 571D 章《證券及期貨(專業投資者)規則》,專業投資者的定義是,該個人本人擁有的投資組合不少於港幣 800 萬元,這表明了香港過去對虛擬資產的保守態度,因過高的投資者保障門檻,而犧牲了行業發展。 香港過去因爲相對嚴格的防疫政策和政治因素等,令投資者或大量人才外流,而人才流失最直接的連鎖反應,是機構投資重心轉移,資金流失,直接衝擊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 加密貨幣的零售交易合法化,可爲香港帶來很多好處。首先是可以活化香港加密貨幣市場,令投資者在一些受監管的交易所進行交易,這樣更能保障投資者,投資者遠離非發牌交易所,可方便機構對交易所進行 KYC(認識你的客戶)及 AML(反洗黑錢)的監管。 此外,可鞏固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讓香港持續走在金融行業的尖端,向世界表達出香港對虛擬資產友好的態度。面對人才流失,這個重大改革可加快與國際接軌,吸引更多人才及企業回流。 吳家竣早期虛擬資產投資者,看好虛擬資產的前景,深信去中心化是未來的大趨勢。

    金融科技周本周一(10 月 31 日)揭幕,因確診未能回港的財政司司長陳茂波,以視像錄影方式致辭時公布,港府發表虛擬資產在港發展政策宣言,擬「減辣」加密貨幣制度,允許散戶投資者參與相關貨幣買賣。 有業界人士向 fintalk180 表示,港府對加密貨幣的政策長期都不太明朗:「希望今次唔係齋講唔做。」亦有業界明言措施公布前,已有本地公司部署離開香港往新加坡。 根據該政策宣言指,考慮到虛擬資產不斷演變的性質和創新模式,會在法律和監管制度上配合,以提供便利的環境。 政府會採取「相同業務、相同風險、相同規則」的原則,並適時訂出所需規限,一方面讓虛擬資產創新能夠在港可持續地蓬勃發展,另一方面確保能按照國際標準,緩減和管理在金融穩定、消費者保障和打擊洗錢及恐怖分子資金籌集方面造成的實際和潛在風險。 至於市場最關心的交易加密貨幣需個人持有 800 萬以上的投資組合。證監會將就新發牌制度下零售投資者(即散戶)可買賣虛擬資產的適當程度展開公眾諮詢。宣言亦提到將發行代幣化綠色債券,並對香港引 入虛擬資產交易所買賣基金(ETF)持開放態度。 陳茂波表示,政策宣言詳細解釋了政府的願景和策略、監管制度、對於開放投資者接觸虛擬資產的取態,以及為把握虛擬資產帶來的技術優勢推出的試驗計劃。 擬今年內推代幣化綠色債券 金管局總裁余偉文指,目標今年內發行首批代幣化綠色債券。 金管局總裁余偉文回應記者提問時指,正與顧問研究綠色債券代幣化發行的方法、基礎等,目標是今年內發行首批代幣化綠色債券,料規模不會太多,將以機構投資者為目標。而新的加密貨幣制度需有足夠監管,以及足夠的投資者教育,認為香港有條件去發展虛擬資產生態圈。 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許正宇亦表示,虛擬資產發展有兩面,當中有一定風險,需有效規管,但當中的區塊鏈技術對經濟及貿易的運行有正面作用。 自 2018…

    初創界近年積極由平台經濟轉至 Web3 發展,數碼港早前舉辦的數碼娛樂領袖論壇,亦以區塊鏈、人工智能及沉浸式科技為主題,足見政府對 Web3 越來越重視。數碼港創業學會聯合會長盧文聰接受 fintalk180 專訪表示,過去數月數碼港對加密貨幣初創明顯更為開放,「已經唔會太排斥佢哋 。 」他指出,加密貨幣是香港初創的重要板塊,加上加密貨幣技術含量高,成為本地創科界的中流砥柱。 盧文聰提到,自從去年內地禁止加密貨幣交易後,另一方面卻十分包容相關技術,例如鼓勵金融界使用區塊鏈,亦有利香港初創到當地發展。 他續指,大灣區是香港初創值得留意的市場,因其文化較其他地區接近,背後亦有龐大市場。對於疫下中港兩地未能完全通關多時,他坦言「每次都好似就嚟開」,但最終都要押後。他稱,近日港府縮短抵港人士強制檢疫日數,望盡快回復正常通關;而創業是長期發展,如真的遇發展機會,「嗰幾日(檢疫期)其實唔算係啲乜嘢。」 「好多香港人都鐘意炒唔值錢嘅幣」 盧文聰本身是 Elastick Tech 創辦人及執行董事,旗下金融數據分析及社交投資平台 INVESTTAB,是針對散戶所提供的一種進階證券篩選工具。他表示:「好多散戶都係靠聽貼士,但財經投資專家未必係靠睇電視同睇報紙」。平台就是旨在尋找「高手在民間」的投資者,為散戶分享其交易策略,如策略成功的話就可以獲得抽成。 自 2016、17 年起,越來越多香港人對加密貨幣感興趣,INVESTTAB…

    最新一期《全球金融中心指數》顯示,香港排名跌出三甲,被新加坡取代成為亞洲最大金融中心。近日有展覽及活動紛紛「轉戰」新加坡,包括 JGW 珠寶展、APLF 亞太區皮革展、亞太區美容展、法國餐酒展等等。而過去在港舉辦的 TOKEN2049,今年亦轉到新加坡舉行。有分析直言:「防疫政策破壞香港作為數字資產中心地位」。 今年加密貨幣會議 TOKEN2049 作為 Asia Crypto Week 的旗艦活動,本周四於新加坡舉行。活動官網顯示,重量嘉賓包括以太坊聯合創辦人 Vitalik Buterin(V 神)、FTX 及 Alameda Research 聯合創辦人 Sam…

    早前政府通過二讀《打擊洗錢及恐怖分子資金籌集(修訂)條例草案》,市場最關注虛擬資產服務提供者發牌制度。有分析預料,日後平台即使成功申請牌照,礙於發牌要求,功能亦會大打折扣,「好似只可以龍頭嗰幾隻可以交易,其他就唔得,有戶口都冇得 trade。」獅昂環球資產管理策略董事何俊傑則稱,條例草案主要目的,是避免有機會透過虛擬資產從事洗錢活動,長遠對行業健康發展發揮正面及積極作用。 根據相關條例草案,從事經營虛擬資產交易所的業務者,必須向證監會申領牌照,相關人士須符合適當人選準則及遵守《打擊洗錢條例》下打擊洗錢及恐怖分子資金籌集規定,包括進行客戶盡職審查和備存紀錄等規定。 《條例草案》亦表明,考慮到虛擬資產所涉及的風險,亦未必適合所有投資者,建議在制度實施初期,持牌人只能向專業投資者提供服務,「一槌定音」指明交易者需個人持有 800 萬以上的投資組合。另外,草案亦指,只有在香港成立並有固定營業地點的公司,方可申請虛擬資產服務提供者牌照,申請人須委任最少兩名負責人員,服務對象只限專業投資者。 同意設半年過渡期 事實上,政府不止一次打算為虛擬資產交易設限,2020 年首次展開公眾諮詢時,已表明「服務對象只限專業投資者」;去年 5 月,又指諮詢過程中逾四成回應支持讓散戶參與虛擬資產交易,但認為虛擬資產風險較高,又屬新興行業,堅持只允許專業投資者參與,但亦提到:「至少在發牌制度的初期,實行有關規定做法恰當。」另一方面,政府亦同意 180 日過渡期,讓有興趣成立交易所的機構,向當局提出申請。 區塊鏈技術專家李思聰向 fintalk180 表示,立法只有專業投資者可以使用受監管平台,即假如幣安等大型交易所無向當局申請牌照,即使是專業投資者亦不能使用平台。但另一方面,李思聰推斷由於場外交易所(實體找換店)不涉及代管客戶資產,故這些平台應不在今次(修訂)條例草案範圍。 問到二讀後是否刺激大型平台向有關當局申請牌照意欲,李思聰坦言對比全球市場之大,香港市場相對小,加上牌照要求門檻不低,料平台傾向不服務香港客戶。由於基本結構沒有太大分別,相信平台會不改過去態度,不會刻意申請牌照。 間接推動去中心化金融潮流 他表示,條例旨在保障投資者,免受平台風險影響,這證明加密貨幣是一個大趨勢,政府亦承認其價值,才需要立法。但專業投資者門檻不低,變相令散戶無法使用持牌機構服務,「區塊鏈講求去中心化,自己管理自己資產,條例可能逼使散戶自行儲存及管理自己的資產,間接推動去中心化金融(DeFi)的潮流。」 演算交易協會聯合創辦人兼主席曾啟邦則表示,料條例通過後,未有牌照的平台不能再招募新客戶,而現有的客戶亦只可以平倉。他亦料平台即使成功申請牌照,礙於發牌要求,功能亦會大打折扣,「好似只可以龍頭嗰幾隻可以交易,其他就唔得,有戶口都冇得…

    七月初香港政府針對《2022 年打擊洗錢及恐怖分子資金籌集修訂條例草案》進行修例的首讀及開始二讀,其中一個議案針對所有虛擬資產服務提供者,如修訂法例成功通過,2023 年 3 月 1 日起,任何未獲香港政府發牌的大型加密貨幣交易所,將不被容許在香港提供服務。 現時香港獲發牌的大型加密貨幣交易所僅有 OSL,以及獲原則上批准通知書的 Hashkey Group。OSL 早在 2020 年已獲得香港證監會頒發牌照,但除此以外,其他交易所在無牌的情況下繼續經營,而且數量眾多,香港監管步伐亦較其他地區落後。 市場在缺乏監管的情況下,有機會間接令投資者蒙受損失。由於法規未成熟,對於無牌交易未有進行任何實際監管,它們有關虛擬資產服務的推廣及廣告,可能會誤導投資者,甚至令投資者低估虛擬資產投資的風險。 新修例令現有的監管體系更完善,打擊透過虛擬資產進行的一系列洗錢活動。有牌虛擬資產交易所須遵守現時適用於傳統金融機構在打擊洗錢、恐怖分子資金籌集及保護投資者等方面的要求及責任。 然而,修例在給予投資者更多保障的同時,亦會影響散戶投資者。首先,現時的場外交易(OTC)店舖會受影響,減少了公眾買賣虛擬資產的渠道。同時,早期拿到香港證監會發放牌照的交易所,現時只能提供服務予專業投資者,即擁有不少於 800 萬投資組合的個人,而且開戶手續繁複,散戶投資者將更難找到渠道投資虛擬資產。 筆者估計,條例的實施對市場難免帶來影響,如大部份未獲得牌照交易所,將逐步關閉現時位於香港的辦公室,但一些離岸的平台將繼續運作,例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