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searched for 數字資產 - fintalk180

    Search Results: 數字資產 (29)

    現時香港的稅務條例中,並未包括對數字資產投資收取任何稅項。至於世界上多個國家或地區,已開始對數字資產徵稅,當然還有些對數字資產較友善的國家。以下是五大投資數字資產最高和最低稅率國家,其中日本為全球最高稅率地方。 五大最高稅率地方: 日本 日本認為數字貨幣具資產化價值,對數字資產的交易徵稅十分高昂,無論加密貨幣是通過交易、「挖礦」或借貸所得,均歸入「其他或雜項收入」,不是採用固定稅率,而是以累進稅制原則,由利潤的 15% 至 55% 不等。若投資年收入達 4,000 萬日元或以上,一律徵收 55% 稅項,屬全球最高比例。 韓國 韓國規定加密貨幣交易所需繳交 22% 企業所得稅及 2.2% 地方所得稅。近日當地政府將於明年起,對從加密貨幣獲利超過 250 萬韓元的人士,徵收…

    2021 年的數字資產市場百花齊放,從加密貨幣熱潮擴散至 NFT,而會計和法律等專業行業,也嘗試應用當中的區塊鏈技術,德勤和香港數字資產交易所等機構早前聯合發表 STO(證券型代幣發行)白皮書,描繪房地產行業結合區塊鏈技術的願景。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徐家健認為,現時數字資產市場氣氛熾熱,與加密貨幣升勢強勁有密切關係,當中帶來的財富效應,使各界對數字資產的接受度上升,並願意把部份資產投入到更多數字資產類別中。 徐家健早前曾參與 NFT 的發行工作,與團隊一起替藝人馮盈盈設計的首飾經由 NFT 認證買家擁有權,並提供其他後續功能。徐表示,有一批 IT 人能快速且成本低地取得數字資產業內的資訊,早年便相信加密貨幣的發展,並持有加密貨幣,今年比特幣等加密貨幣大幅升值,這些 IT 人便套現部份原有的加密貨幣資產,轉投到新興的加密貨幣,或其他類型的數字資產,例如 NFT 和 STO,「升值時個個覺得自己有錢,大家(對新產品)有憧憬,就試下。」 數字資產已屆獲認同階段 徐家健分析指,STO 的好處是使用區塊鏈技術降低管理和手續費成本,當中的持有權和交易紀錄高度透明,能執行跨境交易,投資者可以相信制度而無需相信機構,能提升資產的信用度,「金融交易之中,信譽好重要,信譽愈大、佣金愈貴,依家可以有科技降低呢方面成本,畀大家方便做到。」整體而言,徐家健認為,數字資產已屆大家有所認識、認同的階段,金融機構亦願意探索如何提供服務。 展望將來,徐家健相信數字資產發展難以逆轉,作為帶起風潮的加密貨幣,過去幾年常常遭不同國家作出不同形式的限制,甚至封殺,但大致上只是價格回調,時間一長又重返升軌漸漸破頂,商界亦在這基礎下,積極研究…

    雖然證券型代幣發行(STO)在環球發展迅速,但在香港及大灣區的發展目前仍然處早期階段。從中長期角度看,STO 發展雖然面對不少挑戰,但憑著香港及大灣區的獨特優勢,也為企業帶來大量機遇。 STO 在全球的發展及挑戰 根據「德勤 (Deloitte)」聯同「香港數字資產交易所(HKBitEX)」發表報告指出, STO 發展會面對的主要挑戰包括: · 暫時世界各地的司法管轄區對虛擬資產定義不統一; · 需進一步釐清法律,以保障虛擬資產持有人合法權利; · 政府需進一步規管加密資產相關仲介機構; · 需解決「紙質流程」阻礙 STO 發展的問題及需解決協助會計有效確定 STO…

    在不同司法管轄區,政府即使容許企業發行 STO,但監管要求都會不一樣,但總體而言,發行 STO 的流程其實都相似。根據德勤 (Deloitte)及香港數字資產交易所( HKbitEX )發表報告,企業發行 STO 的流程可概括分為以下 5 個階段。 階段一:發行前準備 企業(或發行人)首先要準備一系列針對目標投資者而設的「投資者信息」(例如「融資推介演示稿」)。按企業的計劃和構思,向投資者概述商業計劃內容、收益預測、資本金要求,以及獨立估值等信息。這些信息的發放方式和限制,取決於目標投資者所在的司法管轄區的市場性質和法規。 例如,歐洲多個國家允許發行人在未發布「募集說明書」的情況下,募集特定金額的資金。而在美國,僅限合格投資者購買時可降低披露的詳盡程度。而在某些司法管轄區,即使有豁免權的發行,也會要求強制性披露。 不過,凡對目標投資者的決策有影響的重要信息及規定,通常都須要披露。 階段二:設計發行方案 企業要決定代幣的結構,當中包括代幣數量、單個代幣價值、軟資本、嵌入期權和發行期限。此外,由於監管差異,發行人須選擇合適的司法管轄區成立公司和發售 STO,並委任法律專業人士協助處理法律事務。 階段三:選擇服務提供者(區塊鏈平台、…

    現時以發行虛擬貨幣集資的方式,大致可以分為三類,「首次代幣發行(Initial Coin Offering, ICO)」、「首次交易所發行(Initial Exchange Offering, IEO)」與「證券型代幣發行(Security Token Offering, STO)」。三者雖然同樣是利用區域鏈技術進行融資,但不同發行方式的​​運作方法、所具備的優勢及需要面對的挑戰都大為不同,德勤(Deloitte)亦曾就此發表過分析報告。 ICO、IEO 與 STO 的​​運作方法 ICO 是三種發行方法中,門檻最低。透過 ICO 發表的代幣,通常是反映存儲在區塊鏈項目中的「合同權利 (如平台使用權)」。發行人通常會擬定一份白皮書,詳細描述項目構思、項目所需的財務或其他狀況、發行比例及項目期限。 代幣持有人並不一定擁有公司任何資產。代幣價值通常取決於代幣所代表的權力,及所代表的項目的發展情況,而代幣在任何二級市場的價格出現升值,則代幣持有人亦可從中受益。 …

    證券型代幣發行(Security Token Offerings, STO) 指,企業在區塊鏈環境下,以受監管證券形式發行數字代幣。發行證券型代幣(STO)和傳統首次發行證券(IPO)概念相似,都是為了讓企業透過發行受監管融資工具,向投資者募集資金,但主要分別在於前者的底層技術是區塊鏈(Blockchain)。STO 正正就是把區塊鏈技術與證券市場的監管要求結合,使證券型代幣成為具資產流動性及廣泛性,同時信息披露透明的受監管企業融資渠道。 證券型代幣是證券 在多數國家,證券型代幣都被視為證券,以美國為例,滿足下列四項判定標準(Howey Test)的投資屬於證券: 該項投資為資金或其他形式的資產投資 ; 預期將從該項投資中獲得收益 ; 投資資金存放於聯合投資企業(Common Enterprise)處,即投資者將資產彙集起來,用以投資項目; 收益將通過發起人或第三方的努力獲取,完全不受投資者的控制。 STO 在主要金融市場獲准發行及受監管 由於證券型代幣通常被視為證券,因此 STO 必須符合現行證券法規,如香港《證券及期貨條例》(香港法例第571章)(SFO) 或美國《 1933…

    加密貨幣的熱潮下,衍生了各類數字資產興起,同時拉動了 STO(證券型代幣發行)的需求。顧名思義,數字資產通過數碼化形成,存在於網絡與電子世界中,並非摸得着的實體,但在區塊鏈技術下,比起不少傳統實物資產更安全和便利,fintalk180 綜合出其中四大要點,若運用得宜,無疑能為傳統生意開拓新商機。  一、公開透明 採用區塊鏈技術的數字資產,具備交易公開透明的特點。以加密貨幣龍頭比特幣(Bitcoin)為例,眾多的比特幣使用者和礦工透過分散式賬本技術(Distributed Ledger Technlgy,簡稱 DLT),產生聯繫,形成一個龐大網絡,每當有人交易比特幣,驅使比特幣的擁有權由原有帳戶轉移至另一個帳戶時,便會在區塊鏈中產生訊息,同時向網絡中所有電腦發送,使所有比特幣使用者和礦工等的電腦,都記下了這項擁有權變動紀錄。 STO 亦沿襲了類似思路,惟主要參考以太坊協議架構,不限於單純的數碼貨幣轉換與交易,還讓參與者可以建立和執行智能合約。營運商向參與者發行代幣後,參與者之間建立和執行了什麼智能合約,及有什麼相關的代幣持有權變動,都會出現在所有參與者的電腦中,公開透明。  二、交易紀錄難篡改 除了交易公開透明,這類數字資產的另一要點,是擁有權及交易紀錄難以篡改,因為每項交易均會在網絡內傳輸和擴散,使所有參與者的電腦都有紀錄,假如有人心懷不軌想篡改某些交易,在區塊鏈的世界幾乎是不可能的。 三、作為傳統資產的擁有憑證 另一個數字資產要點,是可以作為傳統資產的擁有憑證,STO 正是其中之一。營運商可以就證券、債券或物業等傳統資產,將其代幣化並以 STO 形式發行,當中的代幣便是相關資產擁有權的證明,這個概念類似實物股票證券書,只是由紙本變成數碼形式,加上當有區塊鏈技術負責記賬和清算等功能,不只更環保,且相比紙本證明更安全、不易遺失。 四、高度靈活和便利 數碼資產的另一個明顯優勢,便是十分靈活和便利,由於交易和記賬等活動,都透過網絡進行,可以突破時間和地域限制,還可將背後資產的利息等編入系統中自動化執行,具備全天候交易和「T+0」同步完成清算等優勢。

    虛擬貨幣日趨普及,基於虛擬貨幣的開源特性,原則上任何人都可以自行創建自己的虛擬貨幣,但創建容易不代表任何虛擬貨幣都有價值。虛擬貨幣交易平台 CoinUnited.io 榮譽顧問暨軟件公司 RedSo 合夥人李思聰接受 fintalk180 查詢時表示,虛擬貨幣的價值視乎認受性及流通性。 虛擬貨幣主要分成區塊鏈平台原生幣及代幣(Token)兩大類,其中原生幣的例子包括來自以太坊(Ethereum)的以太幣(ETH)、建基於幣安鏈(Binance Smart Chain,BSC)的幣安幣(BNB)等,至於姜濤幣及 Mirror 幣等均屬於代幣。 李思聰續指,最廣為人認識的比特幣由於本身沒有牽涉智能合約的概念,技術上無法生出其他代幣,因此代幣只能夠透過以太坊、幣安鏈之類的區塊鏈平台創建出來。 創建代幣的流程也不如想像中複雜。首先,開發者需要向區塊鏈平台購入若干平台原生幣,並以之存放於相關的虛擬貨幣錢包之中,之後便可以透過 Remix 之類的智能合約編輯器編寫智能合約(即註冊代幣),「(開發者)可以在一些 Open-source(開源)平台尋找相關的代碼,再將之 copy & paste…

    要了解虛擬貨幣,有兩種代幣是必需認識的,第一種是「比特幣」,第二種是「以太幣」。兩者之間有許多相似之處,包括均是基於區塊鏈技術的加密貨幣,被廣泛應用於服務、合同以及作為一種價值儲存手段。而兩者最大分別是在應用方向上。fintalk180 將講解比特幣及以太幣的演變與應用,當中比特幣被更加廣泛地接受並被視為國際數字貨幣;以太幣則僅用於在以太坊網路上運行的數字應用程式(Dapps)交易。 比特幣:以去中心化為目標的貨幣 比特幣的出現,算是人類首次大規模應用區塊鏈技術,並且可能發展出一個沒有特定中央銀行或國家綁定的貨幣環境。 而比特幣的技術也難以被竊取或篡改,因為所有交易都必須經過去中心化網路上的所有電腦驗證。透過分散式的集體認證,證明收款人就是該貨幣的合法所有人。 比特幣可以在公開市場上交易,礦工也可以將計算能力賣給網路,俗稱「掘礦」,從而獲得比特幣作為獎勵。 和以太幣不同,比特幣的數量是有上限的,世上最多只有2,100萬枚比特幣,因此具有「稀缺性」。同時,為了防止比特幣被用盡,礦工「 挖礦」的回報會隨著越來越多比特幣被挖掘出來而漸漸減少。 以太幣:成為智能合約及去中心化應用程式 以太幣是緊隨比特幣推出後不久,由「以太坊」發展出的一套區塊鏈技術使用模式,並探索貨幣之外的潛在用途——智能合約和去中心化應用程式(Dapps)。 智能合約和去中心化應用程式(Dapps)需要一種單一貨幣來為平台提供與協議一致且值得信賴的貨幣,因此以太坊基金會(Ethereum Foundation)推出了以太幣。該基金會負責監督以太坊的活動,但無權自行更改協議。 以太幣的開採方式與比特幣相同,但與比特幣不同的是,以太坊的礦工是可以收取交易確認費用。此外,以太幣也沒有數量上限,避免了貨幣的稀缺性。 比特幣和以太幣並不通用 以太幣是在以太坊網路中使用的貨幣,但在其他地方並未被廣泛接受。同樣,比特幣不能在以太坊平台上使用。以太坊和比特幣基於不同的協議運行,運行過程彼此不相關。這意味着在一個平台上允許的某些交易在另一個平台上並不被允許。 區塊鏈 #比特幣 #以太幣 #挖礦

    今時今日,我們的生活與數碼世界密不可分,而資產也不再只存在於實體世界,更能儲存於數字世界,這類資產稱為數碼資產或數字資產(Digital Assets),包括不同形式的數碼代幣、虛擬商品、加密資產或具有相同特質的資產,例如近年的投資新貴加密貨幣(Cryptocurrency)及非同質化代幣(Non-Fungible Token, NFT),亦是數字資產之一。 區塊鏈推動金融市場運作 促進投資 數字資產對企業和投資者而言,帶來翻天覆地的變化。這些無形的資產實際上只是由 1、0 的二進制編碼所組成,但擁有實體資產的價值,套用區塊鏈技術就能將資產證券化成為代幣,例如證券型代幣,就是將現實存在的物品,以代幣形式發行供投資。 現時以代幣發行集資的形式眾多,包括首次代幣發行(ICO)、以交易所為核心的首次交易所發行(IEO)、以及受證券機構監管的證券型代幣發行(STO)等。 利用發行代幣集資為企業帶來比 IPO 門檻低的融資方式;在具有去中心化、難以修改的高保密特性的區塊鏈技術支持下,可同時降低投資門檻及集資成本,有利提升流通量,因此被認為是具更高成本效益的投資環境。隨著愈來愈多人投資數字資產市場,即使暫時仍未成為投資主流,其發展空間及潛力亦可以預見。 STO市場具潛力待發展 目前在香港經 STO 投資數字資產,需要透過已獲證監會發出牌照的虛擬資產服務提供商,進行交易。財經及庫務局在 2021 年 5 月時就《有關香港加強打擊洗錢及恐怖分子資金籌集規管的立法建議公眾諮詢》作出總結,由於虛擬資產投資屬新興行業,風險相較傳統的金融市場高,目前相關投資僅供專業投資者作投資,散戶未能入場。 事實上,對於虛擬資產的規管亦較嚴密,無牌進行受規管的虛擬資產活動會受到處分,可判處罰款 500 萬港元及監禁 7 年,同時亦嚴防有人藉投資洗黑錢的狀況。未來市場漸趨成熟後,或有可能作放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