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searched for DeFi - fintalk180

    Search Results: DeFi (27)

    去中心化是區塊鏈的特點之一,而所謂去中心化金融(Decentralized Finance, DeFi)亦是基於相同的概念,運用區塊鏈的技術,免去需要透過如銀行、交易所等中介機構來投資金融產品或借貸,並由去中心化應用程式(DApp)提供服務,用戶包括買家、賣家、借款人或貸款人等,進入程式便能處理交易,毋須再進行身份驗證,節省時間。DeFi 亦撇開身份等級,推動無地域、無種族、無國籍、無性別、無時間限制,交易不經審查,所有人擁有公平的參與機會。 運用區塊鏈技術及私鑰完成交易 DeFi 利用區塊鏈技術,所以會用上分散式帳本、私鑰等,同樣具有透明公開、高效率、靈活、高私隱度、不可任意竄改的特性。投資者以私鑰簽名就能完成交易,而所謂私鑰就是身份的證明,並能調動資產完成交易。任何人都可以透過私鑰完成金融商品的交易及資產調動,包括借貸、資金管理、抵押、保險等。而基於所有金融合約在區塊鏈上的交易都是透明的,能夠避免黑箱交易。 免審查 智能合約自動產生編碼確認 DeFi 使用多種技術和協議來實現去中心化的目標,例如去中心化系統可由開源技術(open-source technologies)、區塊鏈和專有軟件組成,智能合約(Smart Contracts)讓買賣雙方或貸款人和借款人自動產生協議,建立 DeFi 上各種不同的金融產品。DeFi 的組成部分與現有金融生態系統的組成部分相同,這意味著它們需要穩定的貨幣和廣泛的用例。 DeFi 由穩定幣和服務組成,如加密交易和借貸服務;而智能合約為 DeFi 的技術基礎,作為這些服務運行所需的條款和交易活動編碼,例如智能合約具有特定代碼,用於確定借貸雙方的條款和條件,如果不滿足某些條款或條件,抵押品可能會被清盤。…

    英國 Z/Yen 集團與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於 9 月底發表了《全球金融中心指數》(GFCI)的最新報告,紐約仍是全球最受青睞的金融中心,遙遙領先其他城市;倫敦居第二;新加坡則擠下香港,排名第三。 按行業比較,香港 6 個行業指標排名均下跌,其中「政府和監管部門」下跌最多,其次則為「金融科技」,比起 GFCI 28 時,已經下跌足足 6 位至全球第 10 位。 在新加坡、杜拜等地搶佔 Web3.0 和虛擬資產風口後,香港於金融科技的進展上,無論是法制或是人才,都逐漸被其他地區拋離,但不甘落後的香港終於以更加開放、包容的態度向虛擬資產領域敞開了懷抱。 香港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在 10…

    幣安(Binance)創辦人趙長鵬日前在 Twitter 發帖文,炮轟使用 Google(谷歌)搜尋旗下知名加密貨幣網站 CoinMarketCap 時,竟出現兩個釣魚網站,排名竟比真網站高。他指釣魚網站會誘騙用戶添加智能合約地址,正試圖向谷歌舉報。有網民提議趙參考全球首富馬斯克收購 Twitter 的做法,考慮收購谷歌。 趙長鵬發文提到,這些網絡釣魚網站會影響用戶,使用它們將智能合約地址添加到 MetaMask 來詐騙。這兩個釣魚網站是以廣告形式出現。fintalk180 發現,趙長鵬發帖文後不久,兩個釣魚網站廣告經已消失。 趙長鵬指,搜尋旗下知名加密貨幣網站 CoinMarketCap 時,竟出現兩個釣魚網站,排名比真網站高。 CoinMarketCap 是市場上最常用的加密數據信息網站之一,於 2020 年 4…

    自全亞洲最大的加密貨幣峰會 TOKEN2049 今年由香港改到新加坡舉行後,早前財政司司長陳茂波發表網誌,明言下周一(31日)金融科技周將發布有關虛擬資產在港發展的政策宣言,料會放寬政策,對比近日新加坡擬收緊加密資產監管制度,「對撼」意味濃烈,不過早前陳茂波新冠病毒快測呈陽性,未知會否影響公布。 另一方面,畢馬威及 Aspen Digital 發布最新研究結果顯示,92% 香港及新加坡的超級富豪,對虛擬資產投資感興趣。畢馬威中國金融服務業合夥人馬紹輝(Paul McSheaffrey)表示,兩地監管清晰程度,可能正在向好的方面轉變。 家族辦公室對虛擬資產興趣大升 根據畢馬威中國與 Aspen Digital 的聯合報告《投資虛擬資產 ── 家族辦公室及高淨值投資者對虛擬資產配置的觀點》,家族辦公室與高淨值人士對虛擬資產的興趣大幅提升,預期未來虛擬資產於其資產配置的比例將會更高。 訪問於今年第二季進行,綜合來自香港及新加坡的 30 個家族辦公室和高淨值人士意見。報告同時對領先的基金、家族辦公室、外部資產管理公司和高淨值人士深入跟進訪問,加深了解有關投資者信心的觀點。 調查發現,92%…

    近日加密貨幣市場焦點放在以太坊合併上,惟合併後幣價隨即下跌,由合併當日最高位 1,655 美元(下同)輾轉下跌,單日曾跌至 1,451 元,跌幅達 12%。至截稿前報 1,301 元,累計跌幅逾 21%。有分析認為,合併後對以太坊的大考驗才剛剛開始,加上幣價自 6 月已急升,明言要為強勁的下行波動做好準備。 合併將減少99%以上能源消耗 以太坊合併成下半年加密貨幣市場一大焦點,其 PoW (工作證明)主網正式與 PoS (權益證明)信標鏈合併,標誌著整個協議正式向 PoS 過渡。以太坊聯合創辦人 Vitalik…

    美國加息、地緣政治局勢轉趨緊張等原因,令環球及本港經濟受壓,但似乎未影響 Web3 及元宇宙發展。香港初創公司 Air World 公佈,先後與銅鑼灣時代廣場及鑽石山荷里活廣場合作推出元宇宙企劃,兩個月內發行逾百個和現實地址掛勾的建築物 NFT,創下逾千萬港元的銷售額。 公司創辦人兼行政總裁周榮春(Terence)接受 fintalk180 專訪稱,未見香港元宇宙市場被經濟受壓影響,推測原因之一是不少企業在 Web2 時期都錯失投資時機,現時「個個都爭飲頭啖湯」,目標今年內逾十萬人登入應用程式。 成功吸引多個商場加入 Air World 指,在首輪非公開預售中,成功吸引多個商場、發展商、演藝名人等陸續進駐其全新去中心化虛擬世界AiR Metaverse (AiR),其中包括擁有軒尼詩道 333 物業權的凱龍瑞集團,與…

    「幣安是屬於中國的秘密犯罪實體」和「陳光英是幣安幕後操作者」的消息,近日在網上不絕於耳。幣安創辦人趙長鵬(CZ)在幣安官網發表千字文,強烈否認幣安為中國公司,大爆幣安離開中國原因,更稱「不應因有中國血統而成為一生都必須戴上的傷疤。」 趙長鵬認為,事件源於競爭對手通過匿名的網站發起,「目標是削弱對品牌的信任。」他直言:「幣安的執行團隊現在更多地由歐洲人和美國人主導。儘管有這些事實,一些人堅持稱我們為中國公司,他們這樣做不懷好意(they don’t mean well)。」 2005年以外商身份回流中國 趙長鵬指出,他於 1989 年 12 歲時離開中國,因當時局勢,很快就拿到加拿大簽證,坦言:「我很幸運能在那個時候離開,它永遠改變了我的生活,為我開啟了無限可能性。」2005 年,科網行業開始在中國爆發,他和其他五個外國人在上海創辦了一間 IT 創業公司,該公司被指定為「外商獨資企業(WOFE)」,因創辦人都非中國公民。 他明言:「這是需要克服的一個相當大的商業障礙。當我的財務狀況穩定到可以在上海購買公寓時,我不得不多付 25% 的稅,因為我是外國人,就是我在 2014 年為購買比特幣而賣掉的那套公寓。」更稱:「如果沒有這筆費用,我今天可以多擁有 25%…

    近來幣市悶局,光靠以太坊合併的消息,勾不起大家對市場的興趣。然而在熊市,筆者卻看到不少項目方專注開發,為下個牛市作好準備,而筆者感到 SocialFi 「社交化金融」這一版塊,或許是下個區塊鏈的爆點。 由中心化交易所開始,到 DeFi 掘起,走到 GameFi,作為項目方的商業邏輯一直在調整:中心化交易所,項目方看似賺的是交易手續費,其實不然,那部分的錢大都用來分成給推廣方,或是補貼新用戶成本。 真正賺錢的是賺是其他項目方上幣的錢,甚至乎部分和用戶對賭差價合約的錢,那些交易所出現插針殺合約的傳聞,亦因此而來;基於用戶對中心化交易所的種種不滿,去中心化交易所乘機掘起;項目方把提供流動性的風險與回報,都下放給散戶,而項目方改為運用用戶提供的流動性作各項的投資好了。 這種做法對散戶來說,看似賺錢機會多了,其實同時承擔了部分項目方的風險,而為了掩飾這些風險成本,GameFi 的項目開始火起來,在遊戲的包裝下,用戶對「虧損」和「玩遊戲輸了」的感覺混在一起,看看最先冒起的 Axie Infinity,你以為自己輸了場比賽,實際上是虧了當天的收益。 那為何筆者看好社交化金融這一個版塊?主要是因為 SocialFi 可以仿效 Web2 的傳統商業邏輯— 引入廣告商 — 羊毛出在狗身上,豬來買單。引入廣告商可以從生態底層帶來新的收入和補貼來源,令到散戶和項目方均有賺錢空間,而不是對立方,互惠互利下用戶和項目一同成長。看看目前…

    早前政府通過二讀《打擊洗錢及恐怖分子資金籌集(修訂)條例草案》,市場最關注虛擬資產服務提供者發牌制度。有分析預料,日後平台即使成功申請牌照,礙於發牌要求,功能亦會大打折扣,「好似只可以龍頭嗰幾隻可以交易,其他就唔得,有戶口都冇得 trade。」獅昂環球資產管理策略董事何俊傑則稱,條例草案主要目的,是避免有機會透過虛擬資產從事洗錢活動,長遠對行業健康發展發揮正面及積極作用。 根據相關條例草案,從事經營虛擬資產交易所的業務者,必須向證監會申領牌照,相關人士須符合適當人選準則及遵守《打擊洗錢條例》下打擊洗錢及恐怖分子資金籌集規定,包括進行客戶盡職審查和備存紀錄等規定。 《條例草案》亦表明,考慮到虛擬資產所涉及的風險,亦未必適合所有投資者,建議在制度實施初期,持牌人只能向專業投資者提供服務,「一槌定音」指明交易者需個人持有 800 萬以上的投資組合。另外,草案亦指,只有在香港成立並有固定營業地點的公司,方可申請虛擬資產服務提供者牌照,申請人須委任最少兩名負責人員,服務對象只限專業投資者。 同意設半年過渡期 事實上,政府不止一次打算為虛擬資產交易設限,2020 年首次展開公眾諮詢時,已表明「服務對象只限專業投資者」;去年 5 月,又指諮詢過程中逾四成回應支持讓散戶參與虛擬資產交易,但認為虛擬資產風險較高,又屬新興行業,堅持只允許專業投資者參與,但亦提到:「至少在發牌制度的初期,實行有關規定做法恰當。」另一方面,政府亦同意 180 日過渡期,讓有興趣成立交易所的機構,向當局提出申請。 區塊鏈技術專家李思聰向 fintalk180 表示,立法只有專業投資者可以使用受監管平台,即假如幣安等大型交易所無向當局申請牌照,即使是專業投資者亦不能使用平台。但另一方面,李思聰推斷由於場外交易所(實體找換店)不涉及代管客戶資產,故這些平台應不在今次(修訂)條例草案範圍。 問到二讀後是否刺激大型平台向有關當局申請牌照意欲,李思聰坦言對比全球市場之大,香港市場相對小,加上牌照要求門檻不低,料平台傾向不服務香港客戶。由於基本結構沒有太大分別,相信平台會不改過去態度,不會刻意申請牌照。 間接推動去中心化金融潮流 他表示,條例旨在保障投資者,免受平台風險影響,這證明加密貨幣是一個大趨勢,政府亦承認其價值,才需要立法。但專業投資者門檻不低,變相令散戶無法使用持牌機構服務,「區塊鏈講求去中心化,自己管理自己資產,條例可能逼使散戶自行儲存及管理自己的資產,間接推動去中心化金融(DeFi)的潮流。」 演算交易協會聯合創辦人兼主席曾啟邦則表示,料條例通過後,未有牌照的平台不能再招募新客戶,而現有的客戶亦只可以平倉。他亦料平台即使成功申請牌照,礙於發牌要求,功能亦會大打折扣,「好似只可以龍頭嗰幾隻可以交易,其他就唔得,有戶口都冇得…